瓶子呀w

(*ˇωˇ*人)♡感谢观看,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关注♪
咸鱼瓶还要继续努力!♬
短小不治文风很迷文笔不好,能为您带来快乐是我的荣幸☆
人间不直的x

【罗小黑战记/谛玄】随笔

@新一姬是快斗君的! 的点文
☆久等了~
☆随笔真的就是随笔,就是个日常甜饼,设定是在冬天
☆没屁放了

“久等了~”
罗根小跑着到了谛听面前,眼睛里倒映着对面人的影子,是闪烁着的黑色宝石。语气是轻佻上扬的,因为感冒的原因带着些鼻音,风把他的脸刮得红扑扑的,哈出的气变成白烟在空中飘散开了。

“没带围巾?”
谛听把脖子上的围巾摘下来,有些粗暴的套在了罗根的脖子上,他知道罗根不喜欢这种厚重而且妨碍行动的东西,但带上总比受冻好多了。对面的人还是笑着,把脸往围巾里埋了埋。

他勾住他的脖子,踮着脚尖儿,对面的人反还把腰弯下来。他小声的笑笑,伸着脖子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
“谢谢谛听大大的围巾~”

谛听勾起他的手,往自己兜里塞,然后在大衣里紧紧扣上他的手,侧过眼睛看他。
罗根的眼睛里总是闪闪亮亮的,圆框眼镜也框不住里面的光。

太阳倒是扒开了云层露出了脸,照在两个人身上,下午五点的小巷子里没有多少人。
听着淡淡的人群喧闹声,小贩们的叫卖声,车辆的行驶声,他看着今天安静得有些一场的人。

“今天不说话?”
谛听感觉到罗根的手被自己捂暖了,又捏了捏他的手,低头用鼻尖蹭蹭他的鼻尖。
“要听歌吗?”
罗根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笑着把手机和耳机掏出来,把右耳塞上,另一只左耳给谛听塞上。

阳光撒在巷子里,把地上的雪都染成了金色的沙砾。

 
 
他低下头,亲吻他的晚霞。
END
随便看看,拖了很久,抱歉

【优散】粉红色雨伞和他的肩膀

☆我是个鸽手
☆校园pa
☆囚徒狱警太难写了我先咕会儿
@山河远阔. 的点文~

散人今天带错伞了。

嗯,粉红色雨伞。

乌云已经把天空裹了个严严实实,包的密不透风,让人喘不过气,燥热的感觉把教室里的每个人都逼出汗来,散人抖了抖衣领,让风灌进去一些。

他推了推眼镜看着窗外,无言地看了看自己桌箱里放着的粉红色雨伞。

今早出门匆匆忙忙的,不小心顺手把妈妈的伞给拿出来了,一把整体粉红上边还点缀着白色小碎花的伞。这可真是太少女了。散人从生理和心理上拒绝打这把伞。

放学铃声并没有提起散人的激动心情,反而下起的雨让他有些难过。

他今天发烧了。

临近期末考试,他也没请假,脑袋晕乎乎的上了一天课才后知后觉不如不上。

散人趴在桌子上叹了一口气,费力的把书包从桌箱里扯出来,原本就很重的书包在生病的情况下显得更加沉重,散人有些飘飘悠悠的开始下楼梯。

站在大门门口,大雨随着风斜着飘在他脸上,清凉的雨水让他浑浑噩噩的感觉减少了不少,散人突然有一种觉得这样冒雨回家也不错的错觉。

他迈出脚的那一刻从手臂上传来了向后的拉力,他差点没倒在拉他那个人的身上。

“没带伞?”优瓦夏看了他一眼,撑起了自己手里的黑色雨伞。

“嗯。”拿把伞带了等于没带。散人这么想着给出了准确答案。

“送你回家。”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和必要,散人往优瓦夏身边靠了靠。

“好。”

发烧的感觉让散人没有力气再和平常一样和优瓦夏说话,他耷拉着脑袋,任优瓦夏牵着他走。

“发烧了?”优瓦夏停下脚用手搭上了散人的额头,“真是傻蛋。”

优瓦夏的手很凉,散人眯着眼睛享受一下这种冰凉的感觉,身体上的燥热貌似减少了不少,他也没力气像平时一样反驳优瓦夏自己不是傻蛋的种种。

“快点走啦……”

两个人无言的走到车站,优瓦夏牵住还想往前面走的散人,用手弹了弹他的脑门,平时散人都是从这里坐车回家的。

“你是真的烧傻了吗?”优瓦夏拽着人,把他拎上车。

———————————————————————
优瓦夏把他扯到座位上,自己坐在他旁边,把书包拽下来。这么大的雨天没几个人坐公交车,车上都空空的,因为散人发烧所以优瓦夏也放弃了在路边打车的念头。

“你怎么上车了……我自己回去就好”散人憋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吐出这一段话。

“送你回去。”优瓦夏望着窗外的雨,躲开和散人的眼神交流,又往窗的方向转了转,留个散人一个后脑勺。

窗外的雨拍的树叶沙沙的响,车在不太平坦的道路上摇摇晃晃的。

他伸出手把他的头压在自己的肩膀上。

“睡觉。”

散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
他最受不了的就是优瓦夏的温柔。

他最喜欢的也是优瓦夏的温柔。

END
短小x
最近真的
写不出什么了

【优散】汲取

☆ @TR 点的精灵pa~
☆是水精灵优(女体)x树精灵散
☆我是一个无情的鸽手
☆短小不治别说话了我知道我很短小没办法了精灵pa我真的想不出来怎么写我是个罪人我有毒我自我反省我错了

—————————————————————————————
     逍遥散人喜欢和优瓦夏待在一起的感觉。

     一开始看到这个水精灵散人就觉得他不好接触。

     老是一个默默的坐在自己的树枝上,板着一张脸,丝毫没有一点笑意,只是觉得她长得真好看。

     黑色的发丝披在肩上,和她本人气质并不怎么相符的兔耳发饰是鲜艳的红色,蓝白相间的水手服并没有把她的皮肤衬的过黑,反而给她有些病态似的白皙肤色加了几分柔和,棕色的皮鞋看上去是很合脚的,她老是踏着这双鞋轻轻松松的爬上自己的枝丫。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这个看着有点儿高傲的水精灵熟络起来的。
    
     他只记得自己盯着她看了很久,她把目光从自己守护的河水上移开,脸上染上了树精灵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

     不是那种幅度很大的笑容,却也没有和平常一样板着那张脸。风撩起她的发丝,也把树叶弄得沙沙响了起来,是来自内心的愉快嗡鸣。

     她只是看着他,带着一点点笑意,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树精灵觉得这个笑带着点儿温柔。
    
     “呃,你好,我叫逍遥散人。”树精灵感觉自己的脸上有点发烧。

     “优瓦夏,请多关照”

     那时,她的眼睛,在阳光下湖水似的温柔了起来。
————————————————————————————
     水精灵的身上总是会散发出一种清清凉凉的感觉,散人试过在优瓦夏睡着的时候轻轻触碰她的脸,清凉的感觉瞬间席卷了全身,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感觉变得轻盈,他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她的脸颊——

     只是树精灵单纯需要的汲取养料而已。

     他匆匆的缩回自己的树洞里,偷偷看着还在睡觉的优瓦夏。

     ——只是树精灵单纯需要的汲取养料而已。

     他用手捂住发红的脸。
—————————————————————————————
     “嘿,傻蛋。”今天水精灵也爬上了树枝,晃着腿盯着河看。

      “我不是傻蛋!”树精灵有些吃力的爬上树枝,坐在水精灵旁边,眨了眨眼睛又往水精灵身旁挪了挪。在烈日的高温下,靠近水精灵让他感觉很凉快。

     没有征兆的,水精灵用手握住了树精灵的手。

     风带着一点热浪穿过树林,撩起了地上的落叶在空中打转儿,鸟儿轻拍着翅膀慢慢落稳在树枝上,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点点间隙洒下来。
 
     唇上传来冰凉的触感,树精灵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树精灵需要汲取养料。
 
     互相汲取的便是爱意。
FIN

对不起我是个无情的鸽手我除了咕咕咕我什么都不会我该怎么办我写的好水好短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个罪人我有错我忏悔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写我错了

50fo点文!(其实画也可以x)
占tag抱歉qwq
碰雷区不写嘤嘤嘤
好了没啥好说的了

【优散】嘿,优瓦夏

☆我好伤心还很短小
☆自我视角
☆优散真好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逸安 来来来

1
我喜欢听散人叫优瓦夏的时候。

2
普普通通地叫出优瓦夏。
健气的声音和熟悉的腔调带着点儿向上的俏皮劲,能想象到屏幕面前的人一定是眉开眼笑的。带着一丝平时没有的兴奋劲,干脆的叫出三个字。
在我的心里悦动着。
就像早餐简简单单的面包配牛奶,没有甜腻的感觉,只是让人感觉很舒服。
我就想着屏幕前的他弯起眼眉,勾勾嘴角,用手敲打着键盘,嘴里一边叫,
“优瓦夏。”

他怎么会没有动过心……

3
带着笑意的叫出优瓦夏。
平时的上翘声线增添了些许哼气声,混着健气的声音带来了敲击心弦的轻快嗡鸣,语调是上扬的,如果比作唱歌的话是不是该说还有点余韵呢?
但是这一声优瓦夏脆生生的打在我的心上了。
是早餐后在小卖部买来的一颗柠檬糖,淡淡的甜味和酸酸的味道刺激着味蕾,带着清香。
我就想着他看着屏幕,小人儿被刺儿扎的五马分尸,屏幕上显示着大大的“GAME OVER”,存档点就在眼前,他笑的是什么呢?优瓦夏太了解他?自己太不小心?我不知道,我只是听着他叫,
“优瓦夏”

他怎么会没有动过心。

4
带着哭腔叫出优瓦夏。
平时的声线往上提了不是一点儿,带着点儿锐气,挠的我心尖痒痒的,带着委屈的声线,还有急促的呼气声。
这一声优瓦夏刻在我心里了。
是放学绕了路才买到的汽水儿,咕噜咕噜的冒着泡泡,刺激着神经。
我就觉得他肯定捂着眼睛在哪儿叫唤,又抬起脑袋继续游戏,我听他叫,
“优瓦夏”

他怎么会没有动过心?

5
他说
“吧主大大”

奈布到底是什么稀世珍宝……
动作有借鉴~
私心杰佣抱歉(buni)表cp立场(。)
想练好人体T T伤口我也不会画
最后一p鬼畜注意x
话说露背毛衣这个梗都好久远了

【杰佣】这个杰克不太冷

☆看标题知内容系列
☆一晚肝爆的产物
☆欧欧西我的杰佣属于彼此
☆年龄操作,二十四岁杰x十二岁佣

1
公寓里发出混乱的声音,女人的尖叫声,打骂声,小孩子尖锐的哭泣声,男人嘶叫的声音。肉体在重物上的撞击声,子弹上膛发射的声音,瓷器破碎的声音。
云是把伦敦的天给铺满了的,风刮得人脸上带着火辣辣的刺痛感,零星的小雨在天空中散布。
男孩躲在床底,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从厨房里拿出来的小刀——这是唯一能给他带来些安全感的东西。
冰冷的刀柄带来的寒意在血液里流动,男孩瘦弱的身子有些颤抖,他透过床单和地面未接触的一点点缝隙瞪大了眼睛看着外面。
——爸爸的眼睛比他瞪的还要夸张,几乎要撑破眼眶,头上的伤口还流着血,不断的淌在地上,留下一大片一大片的猩红,嘴里不断吐着白沫。
妈妈无力的垂着脑袋,整个上半身都腻在了水池里,他不敢想象妈妈此时的面孔,那该是多么的狰狞,明明妈妈长得十分漂亮,此刻栗色的长发都贴在脸上,看上去狼狈极了。
弟弟紧握着毛绒玩偶的手此时已经松开,蓝色的眼睛无光的看着天花板,嘴还半张着,可以看出他刚才在大声的喊叫。
男孩痛苦的闭上眼睛,他想自己不应该在这里躲着,应该出去保护自己的家人——当然这是个无稽之谈,他出去是死路一条,一个小小的,十二岁的孩子,又能对一群手持手枪的人造成什么威胁呢?
“哦,真倒霉,他家明明还有一个小孩儿”
“可能出门了吧,可真算他走运”
男人们发出令人作呕的笑声,低沉的声音在男孩听来却是无比的尖锐,那是一种让他发自内心觉得恶心的笑声,他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发出声响。
他早已浑身都是汗水,他不断支持自己保持清醒,一边祈祷着这群家伙快点离开这里。
对,是“这里”。
这个地方,已经再也不能够称之为“家”了。
门发出刺耳的嘎吱作响的声音,男孩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逐渐变得小声,男孩没有思考的从床底爬出来,用床单急忙擦拭着身上的血迹,快步离开了这里。
去哪里都好,街角的咖啡店,对街的花店,那里都比这个地方要安全。男孩的速度入他的心跳一样骤然加快,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虽然外面还在下雨,而且雨越下越大,他可没心思估计这些。

2
“站住!”一个浑厚的男声响起,男人站在楼梯前挡住了男孩的去路,“你是萨贝达家的人?”
“先生,我想您认错人了”男孩把手伸到衣兜里,准备拿出小刀,但他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面前这个人一看就比他高大,而且他还有枪呢。
倒霉透顶,他可不想现在就这样死掉。
男孩僵硬的转过身,往自家隔壁走去——这里面住着一个叫杰克的邻居。
在男孩的印象中这还是个不错的人,他会在楼下超市和自己偶遇时笑着对自己点头,有时候会在早上浇花时隔着阳台对他说“早上好”,杰克很喜欢叫自己“小先生”,这可真是个不错的称呼,他喜欢这种感觉,不像什么小男孩一样显得自己是个小屁孩——好吧,实际上他的确是,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
十二岁的小男孩已经开始进入叛逆期了,这种事情当然没什么好介意的,当男孩对邻居露出微笑时,邻居也会礼貌的回应。
好吧,现在无路可选了,奈布·萨贝达。
男孩敲了敲门,心里祈祷着男人在家里,当听到门里传出的脚步声,男孩松了大半口气。
“我回来了!”男孩大声的朝屋里喊,神情变的焦急,他的手敲打着门。
快开门。
快开门。
快开门。
“嘎吱——”铁门被缓缓推开,随之而来的是男人的声音。
“欢迎回来。”低沉却带着些上调语气的声音出现,男孩有些飘飘然的走进门,听见铁门被关上的声音和门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一下子昏死在了男人怀里。
男人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他看着怀中的男孩认命的摇了摇头,把他抱到了床上,看着窗外的黑色天空发起了呆。
这个男孩在他印象中可是个有趣的孩子,会和自己打招呼,还会对自己微笑——真是无比灿烂的阳光。
男人看了看熟睡的男孩,作为一个杀手他无比清楚,听到隔壁的吵闹声和刚刚透过猫眼看到的在楼梯口的男人他就想到是怎么回事了,这个男孩肯定无家可归了。
好吧,趁他没醒赶紧做个决定——要不要收留他呢?
他反复想来想去,结果答案是YES。

3
“早上好,先生”男孩从床上做起来,眼神是飘渺的,薄薄的衣服早已经破旧而脏乱,发现自己躺在别人干净的床铺上连忙跳下床穿上了鞋。
“早安”英国绅士保持着不变的笑容,他在床头盯了这个男孩一晚上,只是在男孩睁开眼的一瞬飞快地做出反应假装睡着而已——毕竟他是职业杀手,这种事他当然得心应手的很。
“呃…我…”男孩低下头,目光扫视着地板,不敢抬头直视男人的眼睛,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无法解释自己的突然“来访”。
“没关系,我的小先生”男人看出他的紧张,眨了眨眼,“也许我能帮您”
男孩蓝色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窗外的阳光从阳台入侵,缓缓用手还上了盆栽的胳膊,照耀在了男孩的身上。
“您好,我叫奈布,奈布·萨贝达”
“您好,奈布小先生,叫我杰克就好”
牛奶在桌上安静的摆放,苹果塔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匆忙从超市买来的塑料凳子添置在了木桌旁边,同色的牙刷出现在开膛手的杯子里,地上铺起了一张地毯,这里便是开膛手以后睡觉的地方。大床——当然是给某个孩子睡觉的地方。
“杰克先生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呢”男孩把果酱均匀的涂抹在吐司上,递给对面的男人。
男人笑了笑。
“我是个杀手”
他的声音没有一点起伏,他好奇的看着这个男孩会做出什么反应,只见他小小的拳头伸出来,说:
“您能教我杀人吗?”
男人啜笑起来,看着这个孩子有些可笑但认真的神情,连嘴里咀嚼的面包也更甜了。
“好啊,可别害怕的哭鼻子哦”

4
男人真的履行了承诺,他教这个孩子开枪,潜伏,当然了,他毕竟是个孩子,照顾盆栽之类的事当然也会让他去做。
生活可当然不是这么平静的,谁知道风暴会爆发在哪天?
恩,对于开膛手来说,感情上的风暴突然来袭。
不知不觉这个男孩儿来到自己家里已经有五年了,自己已经变成了个快三十岁的大龄胜男,而男孩,不,应该说是少年,正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
“我喜欢您”当男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开膛手第一次如此失去理智,他害怕这个孩子会干出什么让自己感到吃惊的事,心中又有莫名的期待。
天,他是个孩子。
他不止一次这么告诉自己。
心中的欲望却完完全全的告诉自己他一定会答应这个男孩子。
盆栽依旧活的好好的,塑料小凳已经变成了木制,同色牙刷还是静静的在杯子里,地毯有些磨损,现在男孩偶尔会和他交换一下位置。
于是在某个清晨,开膛手对他说:
“等你成年我就答应你”
他觉得自己疯了,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完全把各种其他原因抛之脑后,甚至在看到男孩灿烂的笑容和高兴的答复之后,产生了“这样其实也不错”的感觉。
阳台的窗户新换了窗帘,开膛手拉开它来看到一些阳光,雾都的天气依然很糟,没能让他得到想要的明亮,还是一片雾蒙蒙的。
男孩在阳台盼着天晴,勾起嘴角在对着他笑。
果然。
真是好耀眼。

5
是的。
永远不知道暴风会在什么时候降临。
当机枪扫过铁门留下一点凹印的时候他和男孩还在阳台上浇花。
熟悉的热兵器的声音让他的反应一下子变的迅速,没有思考的用锤子砸烂了秘密通道的墙壁入口,告诉男孩马上从这里离开。
“我要爱,或是死”男孩就这么用蓝色的眼睛盯着他,带着无比的坚定。
他沉思一会,铁门已经打穿了铁门,他在男孩额头上留下一吻。
“这算预付,您难道不相信我能逃走吗?”男人露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把男孩推进了隧道。
男孩跑出公寓,他飞奔着,没有目的地的飞奔着,身后传来爆炸声,巨响和热浪让他停下脚步,扑在脸上的热浪带不走骨子里的冷。
这个地方也不能称之为“家”了。
这里有过两个家,一个待了十二年,一个待了五年。
还有那个男人。
那个说他一定会逃出来的男人。
他突然觉得想哭,但他忍住了,只是看着火焰发呆,旁人连忙把他拽走,他们不明白这个男孩为什么停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只看到他在小声的喃喃。
没人听清他在说什么。
“杰克?”
“杰克。”
“杰克…”
男孩的十八岁生日在一个月后就要到了。
他期待的身影最终没能从大楼里走出来。

6
男孩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走回了原来的“家”。
今天他十八岁了。
那个男人说。
说。
他说什么了?
“您好,奈布小先生,叫我杰克就好”
“我是个杀手”
“好啊,可别害怕到哭鼻子哦”
“等你成年我就答应你”
“这算预付,您难道不相信我能逃走吗?”
他说?

“早安,小先生”
男孩诧异的转过头,对上男人深红色的眼睛,男人原本十分清秀的脸上多出一道狰狞的伤疤,被白皙的皮肤衬得无比可怖,但他还是用着以往的语气,用同样温柔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已经长大的孩子。
雾都的天气出了名的不好,这里常常有大雾,还会雨点纷纷。
什么?阳光?
那可是极少数的。


“我爱您。”

他低头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看在我们都成年了的份上。”

FIN
我来逼逼叨叨了…还是太急了,中间有一段我都没有细写直接几笔带过,没有描绘出电影那种感人的感觉,而且强行he了。。。。文笔还要修炼,哭死我了,人物性格完全没有体现,我还是安静咸鱼算了。太短小了我…

于是我也悄悄来表白par大大了!x

是这样看到一群人表白心里痒痒x于是我也悄悄咪咪的来表白了x
 
认识大大是刚刚入坑没多久的时候,我一般不玩游戏,特别是恐怖游戏,一开始我被第五恐怖游戏的外表蒙蔽了哈哈哈哈哈哈x所以我入坑很晚(而且是在亲友的n次安利之后)

当时看到大大的画第一个反应就是好干净,画风好好看
像我这种每张图擦了又擦的人完全无法做到呜呜呜
而且作为一个手绘党真的超级了解相机照完之后的痛苦,画面真的会被相机影响到
然而就算这样大大的画面看起来还是超棒
我一般都用滤镜拯救x

然后就是剧情和人物
我只想说
这就是我心里的杰佣和杰佣的相处方式啊呜呜呜呜呜哇呜呜呜呜呜哇(一拳一只呜呜怪x)
而且全是糖甜死我也(偶尔的刀子很美味!)

说一下大大的画给我的感觉的话
就是夜晚月光下的干净泉水,在夏夜里伴着蝉鸣和鸟叫,风挂过脸庞的感觉
无法描写出的美好呜呜呜

然后
我只想土拨鼠尖叫并——
我永远喜欢par大大!!!
我永远喜欢par大大!!!
我永远喜欢par大大!!!
我永远喜欢par大大!!!
我永远喜欢par大大!!!
我永远喜欢par大大!!!

感谢努力产粮的您!!!!
艾特一波希望没有打扰您
写这么短的表白我可以说很不走心了x
但是我真的超喜欢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拖走)
@Parrrrrr

是这样
在一个全是亲友的开黑群里发生了不太愉快的事
无关亲友已打码
事后对方还一度加我qq
不想多说了
我是个杂食党,留条活路给我吧我真的不想放弃一些很可爱的cp

哎哟笑死

逸安:

一个关于之前红豆小学生同人文事件的脑洞,虽然我觉得我这个脑洞超棒(等等),可是没有手画画。